市场报网络版
中国经济瞭望周刊

首页 > 交通

高速收费员人人一双“阴阳手”

2019-07-29 来源:中国江苏网

图片

  高速收费员工作环境看似舒适实则辛苦。

  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夏有空调冬有暖气,除需要长时间端坐、转身,外加职业微笑服务外,高速公路收费管理员似乎并不属于大家印象中的高温从业者。实际情况是否如此呢,昨天记者就来到南京公路管理处位于江北的星甸收费站,看一看包括收费员、高速稽查班工作人员真实的工作状态。如果以后有人说自己工作是高速收费员,一个很好辨认的方法就是观察其双手,如果两只手呈现明显的一黑一白,那多半没说假话。

  星甸收费站是宁合高速沿线众多收费站中的一个,因为位于江苏和安徽交界,每天的车流辆在2万左右。整个收费站设有16个道口。虽说江苏高速目前已经有多条在主线道路实施了无人值守的收费模式,但星甸收费站目前仍然有12个道口是人工收费。上午十点,阳光已显刺眼,车来车往的高速公路上,掀起一阵阵热浪。收费岗亭内,收费员张维丽正在忙碌着。一辆大卡车缓缓驶进收费岛,收费员张维丽展示标志性的微笑同时一声“你好”,接着就伸出左手举手示意停车,接卡、收钱、找零、递票,最后说“谢谢!再见!”一套动作下来,一般在15秒左右。

  虽然收费岗亭有空调,但由于收费窗口一直处于打开状态。随着一辆辆各类过往车辆的到来,阵阵热浪裹挟着汽车尾气直扑面部而来。张维丽告诉记者,正常工作状态下,她们一个班12个小时,每个班平均要接待车辆近千辆,伸出手臂两三千次,一天下来,左边手臂明显比右边黑一个色号。包括自己在内,几乎每个收费员都有类似的“阴阳手”。“因为车辆进道口手要伸出去,收钱的时候要伸出去,找钱的时候还要伸出去,车流量大的时候一天伸出去个两三千次,加上室外的紫外线又强,两只手分工不同,一内一外。再加上下午三四点后阳光西晒就过来了,有空调也没太大作用。”

  如果说高速公路收费员在炎夏更多是肤色变化,在星甸收费站,除了50多名收费员,每天还有多名稽查员在路面提供服务,他们更要直面毒辣的太阳和地面反射的高温。中午时分,一辆运载生猪的车辆停过来,稽查班长陆晓健带其他稽查员上前检查。虽然时间不长,但现场已经留下了不少粪便污秽。等车离开,陆晓健赶紧带着同事拿出大扫帚清扫,再用水管冲洗路面:“天太热,运送生猪车辆会把篷布放下来,查看过程中,车厢内的猪就可能会撒尿拉屎。”据悉,收费站一天要过大几十辆运送生猪的货车,往往会造成尿液、粪便积聚在收费车道里面。所以必须坚持每天用水冲洗,保持收费道的干净整洁。

  因为是在高速道路上展开工作,哪怕天气再热,稽查员也必须在制服外面套上反光背心,佩戴帽子。“别看背心很薄还有孔透气,但为满足照射反光和耐久度,背心用料并非纯天然,加上日晒路烤,每次上路十来分钟,衣服帽子全湿透不说,连背心都好似一件棉袄穿在身上。”记者了解到,往往一个班下来,稽查员的衣服要湿透好几次,所以几乎每个人都要预备好几套衣服。即便如此,因为并不是衣服一湿就能立刻换,更多的时候,汗液都是靠气温和太阳炙烤干的,所以身上每每会出现盐巴。

  除了检查过往车辆,稽查员还要负责收费站道口安全、设施维护、打扫卫生等等。防撞锥桶被蹭歪,得去把它挪回原位;车道内有垃圾,要第一时间处理干净;护栏上溅了污渍,光栅和栏杆蒙了灰,一天下来要擦上好几次。因为温度高,拎出去还带有凉意的水桶过不了多大会就会变成温水。“我平常每天喝一开水瓶的水,像现在这样的天要喝上三开水瓶,不及时补充水分根本受不了。”陆晓健告诉记者,别看他和同事们每天喝N多水,但几乎不用上厕所,因为基本都通过汗液排完了。

  通讯员 孙逸飞

  南京晨报/爱南京记者 陈彦 摄影报道

相关阅读

Copyright©中国经济瞭望周刊版权所有
电脑版        人员查询
监督电话:010-63857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