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报网络版
中国经济瞭望周刊

首页 > 旅游

“京北第一草原”坝上,马背上的14亿

2019-08-12 来源:中国经济瞭望周刊

  北京,一路向北,往丰宁而去这条从首都通往内蒙的咽喉要道一经走出怀柔的群山,地形和地貌便渐渐不同,绵延在河北和内蒙之间的坝上草原,自古以来就是皇家和军队的屯兵养马之所。

  硝烟散尽之后,这个年平均气温只有1度的地方,成为了人们夏天避暑和冬季嬉雪的旅游度假胜地。

  1989年暑假,河北承德丰宁坝上草原被冠上了“京北第一草原”的美誉,坝上人重新续接了祖辈们靠着牵马坠镫赚到的第一桶金,在30年里,如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站在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白马酒店房间的窗前,蓝蓝的天上朵朵白云几乎与草原相接,一群马儿在天地之间正甩着尾巴悠闲地吃草。

  近处,舞马世界主题乐园的中心—英雄广场上的龙马雕像格外醒目。夜幕降临之后,漫天的烟花将与地下的篝火相映成趣,构成一个瑰丽的彩色世界。

  推开窗户,一阵热闹的喧嚣声瞬间便钻入耳朵,中华民族大赛马活动正如火如荼地举行着。

  而旁边蒙古包风格的建筑里,将杂技、马戏、满族风情等融合的《满韵骑风》大型马背上的奇幻秀又快到开演时间,入住在这里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正在入口处排成长队等待进场。

  这里就是京北第一草原——丰宁坝上草原的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一个以马为主题,集马文化体验、商务会议、休闲度假、草原避暑观光、民族艺术展演、冬季冰雪旅游、湿地生态等为一体的一站式旅游度假目的地。

  如今,随着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的开业,坝上草原不仅仅成了避暑胜地,也诞生了冬季冰火游,第一次实现了草原全季游玩体验。

  丘陵草原典型,是国际上推崇的“最佳草原带”

  “中国马镇”四个字,让位于河北丰宁的大滩镇从地域局限中跳脱而出,从而置身于诺大的中国版图,乃至世界的视角之中。

  丰宁县委办党史编研科科长薛有岭介绍,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跟这些年兴起的各种特色旅游小镇很不一样。

  从春秋战国时期一直到今天,丰宁大滩镇从来都是水草肥美、适宜马匹繁殖和培育的天然牧场,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以马为梦的天然镇子。

  “这里是内蒙古高原的起始部,是滦河的发源地,地处北纬40度左右,是国际上推崇的‘最佳草原带’,属于典型的丘陵草原,草质富含营养,且有中草药100多种,牧草品种10余种,最适合牲畜放牧和生长发育。”

  薛有岭说,坝上人家家家都有马,生产生活也都离不开马,目前在大滩镇上有8000多匹马,是全国马匹数量最多的小镇,中国马镇之名,即由此而来。

  可以说,马是这里的灵魂。

  冷兵器时代,马是最重要的交通和军事资源,而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所处的丰宁坝上草原作为马匹繁育的天然优良牧场,自然也就成为北方少数民族的争夺之地。

  丰宁坝上草原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是燕国的重要牧场之一,北魏时期则成为拓跋氏的牧场,开国皇帝拓跋珪不仅来这里巡视,更在此开坛祭祀,举行射猎活动,并就此开创少数民族皇家在京北第一草原祭祀和游猎的习俗。

  因为有丰富的历史人文资源,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历史的见证。

  薛有岭透露,自己正在收集和整理民间老百姓印象中传诵的那些真实的、演绎的典故和传说。

  如今,这项工作接近尾声,记者也有幸成为最早看到这些“宝贝”的局外人。

  马镇人的第一桶金来自牵马坠镫

  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所在大滩区域更是辽国开国君主耶律阿保机的起家之地。

  当时契丹部落类似联盟形式,作为契丹八大部落之一首领的耶律阿保机被选为大汗后因为其他部落贵族不服从而被剥夺汗位,遭此不幸后耶律阿保机就把大滩区域作为驻地。

  一边休养生息一边演练兵马,两年后起兵剿灭了反抗势力统一了整个契丹,并就此称帝建立大辽国,不再实行部落选举,而是采取皇位终生世袭制。

  此后,辽国各代皇家都把这里作为避暑游猎、整训兵马之所,如有名的萧太后多次来此,而据说杨家将中的老令公杨继业死后的首级也是被送到此处让萧太后过目的。

  水草丰美之外,丰宁大滩镇拥有众多的名胜古迹,如附近小北沟村前的黄龙山辽国时被封为旺国崖,又称皇封山。

  “辽代遗址被认定的至少有25处,很多地名也都是历史中提到的,如八郎府、金沙滩等。” 薛有岭介绍。

  此外,成吉思汗也进驻过丰宁坝上草原,在此消夏和指挥战事。后来的元世祖忽必烈的封地也在这里,他在此整训铁骑,挥戈中原,统一全国。

  清朝在此设热河马场,被称为海留图(意为水草丰美之地),最精锐骑兵——“热河十万铁骑”在此养马屯兵,坝上人家的第一桶金就是由牵马坠镫来的。

  新中国建立后,丰宁坝上草原设孤石军马场,隶属北京军区后勤部,此外还有北庙牧场、鱼儿山牧场,专门负责马匹的繁殖。

  不过,由于种种原因,丰宁坝上草原这个昔日“皇家休闲地”长久未能开发旅游,就一直静静地等待着,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才重新又走进人们的视线中。

  北京晚报的记者在一夜之间传播了中国马镇

  丰宁坝上草原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得益于30年前开始的旅游开发。

  1988年7月20日,北京晚报的两位记者来到此地采风,回去之后发表了题为“离北京最近的草原”游记文章。北京市民被文中介绍的草原生态风光和人文所吸引,“京北第一草原”的称谓在200多公里外的北京不胫而走。

  1989年6月,坝上草原第一家度假村“京北第一村”开始兴建。

  后来,尽管“京北第一村”改扩建、转让并被更名,但围绕这个度假村并逐渐扩展的京北第一草原景区慢慢形成,覆盖了方圆350平方公里的土地,中心包括两个区域,其中之一就是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所处的大滩。

  丰宁旅游和文化广电局副局长孙艳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地老百姓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到草原旅游发展中。

  “老百姓自己养的马功能发生转换,从原来的农田劳力变成供游客骑行的旅游产品;自己的房子也慢慢改成农家乐,供游客吃住。”

  截止2018年,丰宁大滩镇已经形成了800家农家院的规模,景区周围8个村的床位6万多个,这还不包括相关酒店床位。

  游客方面从30年前的3万人增长到去年的245万人,年旅游收入从30年前的19万元激增到去年的14.5亿元。

  而草原上的核心元素马匹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仅仅大滩区域就达到了8000多匹。

  孙艳华说,“从绝对数量上看似乎不多,但在这么小的一个地方集中这么多马,就密集程度上看是国内少有的。”

  薛有岭透露,这里的8000多匹马云集了汗血、阿拉伯、半血和蒙古马等名贵品种,是全国马匹数量最多的小镇,中国马镇可谓名副其实。

  丰宁坝上草原旅游开发中,马是最核心的主题。过去是交通、生活生产工具,现在是旅游致富工具。

  从辽代开始这里就有各种游猎、马术活动,而且一直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因此这里的人养马也懂马,会对马匹常见疾病进行基本治疗,这些都见诸于文字记载的史料之中。

  养马、赛马早已是当地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更是他们重要的文化生活,自从1989年旅游开发开始,马术活动、赛事便是京北第一草原发展中不能缺少的内容。

  可以说,丰宁坝上人的旅游业是从草原开始的,而中国马镇人参与草原旅游经济的第一桶金则是从骏马来的。

  全域旅游时代到来顶尖旅游资源崛起

  京北第一草原旅游发展已经走过了30个年头,孙艳华坦言,到了需要提升新高度的阶段了。

  2018年,丰宁在旅游上的投入超过了前30年的总体量,孙艳华介绍,“京北第一草原景区共是135亿元的大项目,其中志在打造新的4A景区的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投资预计达到80亿元。”

  “设施提升了,就需要更大的市场来支撑,以前以京津为主,将来必然要扩展到更远的长三角、珠三角这些经济发达地区。”

  市场扩大之后,原有的旅游资源、旅游内容已经远远不够,孙艳华表示下一步需要大力发展全域旅游,目前正在招标,做规划,目的是把丰宁坝上草原旅游经济做大做强。

  同时,承德正在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要求辖区内至少70%以上的县达标,这对丰宁促进全域旅游可谓是又一次机会,将促使丰宁继续挖掘和打造高标准、顶尖旅游资源。

  “京北第一草原这里的生态很好,但缺少类似避暑山庄等顶尖旅游资源,因此现在这里仅有两个4A景区是不够的,我们接下来要把中国马镇旅游度假区也打造成4A乃至5A景区,未来的目标是要达到4-5个这样高标准的景区。”孙艳华对丰宁坝上草原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相关阅读

Copyright©中国经济瞭望周刊版权所有
电脑版        人员查询
监督电话:010-63857828